栏目导航
孔孟轩品牌
资质荣誉
联系我们
服务热线
010-69591661
公司地址: 北京通州区宋庄镇邢各庄村南9幢2层220号
当前位置:主页 > 孔孟轩品牌 >
老子《道德经》中的七大军事思想,老子乃兵家之祖
浏览: 发布日期:2019-12-02


老子的军事和战略思想,既源于大道,高标不凡,又切人实际,便于应用。因此,不少人都认为老子的《道德经》一书实际上是兵书,老子乃兵家之祖。

从古到今,说《道德经》》是兵书的大有人在。春秋时期的政治家范蠡就把《道德经》当作兵书来读的,他助越灭吴中的很多奇谋,都是从老子思想中得到启示。《隋书》等典籍,把《道德经》列入兵书一类。特别是唐朝宪宗时期有一个人叫王真,他是第一个明确提出《道德经》是兵书的,他甚至说《道德经》“未尝有一章不属于言兵也”。

《道德经》中确有极其丰富的军事思想。仔细分析一下,老子的战争和军事思想至少包括以下七个方面:

一、战争有背天道和自然无为,战争起源于贪欲和争夺

老子认为“取天下常以无事,及其有事,不足以取天下”。这里的有事,即主要指战争。这就是说相安无事是正常的状态,是遵道而行事;—旦有了战争,天下就会纷扰不宁。

那么,为什么会有战争呢?老子说:“天下有道,却走马以粪。天下无道,戎马生于郊。罪莫大于可欲,祸莫大于不知足,咎莫憎于欲得。故知足之足,常足矣。”这就是说,天下有道时,马是用来耕田的;天下无道,连快要生产的母马也要奔驰在战场。而挑起战争的原因,就是因为人们的不知足和贪欲太强。

二、极力反对和制止战争,深刻揭示战争的残酷性和破坏性

老子反复诅咒兵者是不祥之器,有道者对战争是嗤之以鼻的。他说:“夫兵者,不祥之器。物或恶之,故有道者不处。”老子还要求一些谋士,要规劝诸侯以道德治天下,而不要靠武力威慑征服他人。

老子还告诫那些穷兵黩武者,战争这玩意“其事好还”,你打別人,别人也不会等闲,最终必自焚。老子非常痛心地描绘战争带来的严重后果:“师之所处,荆棘生焉。”军队所到之处,田园就会荒芜;哪里有战争,哪里就会饿殍遍野。
 


三、大国小国要平等相待,通过外交手段弭战谋和

老子主张大国与小国要平等相待,和平相处。大国应该像江海一样,谦居下流,善待小国、弱国,这样才能天下太平。当然,小国也要主动向大国示好,求得大国的容让和庇护。

老子的这些思想,集中反映在第 六十一章上。老子赞美和平、渴望和平、呼唤和平,希望人人都能过上美满的太平日子。即使国防和军备不可废弃,也最好让它永无用武之地。“虽有甲兵,无所陈之”。

四、即使被迫应战,也要慈悲为怀,把战争的伤亡减到最低限度

老子言:“君子居则贵左,用兵则贵右。兵者不祥之器,非君子之器,不得已而用之,恬淡为上。胜而不美,而美之者,是乐杀人。夫乐杀人者,则不可得志于天下矣。吉事尚左,凶事尚右。偏将军居左,上将军居右,言以丧礼处之。杀人之众,以悲哀泣之,战胜以丧礼处之。”

老子斥贬战争,连军中礼仪和我们的日常生活都是相反的:人们的日常生活以左为贵,军旅的秩序和礼节以右为贵;人们日常生活有喜庆之事也是尚左,以左为贵,遇到凶事,诸如办丧事才尚右,那么说来军礼都是以办丧事的习惯来安排的。

老子的这种悲天悯人的大爱情怀,特别是那种“战胜以丧礼处之”的大慈大悲,很多政治家和军事家都未能做到。不要说那些喜好暴力的战争狂,就是很多正义之师,他们也多半只知为胜利、为歼敌而欢欣鼓舞,老子的这些情思已淹没在鼓角相闻声中。

五、立足于防御,以后发制人作为总的战略方针

老子倡导要建立起强大的防御体系,随时准备迎击来犯之敌。

老子说:“犹兮其若畏四邻。”意思是说要时刻提高警惕,防备他国的入侵。老子还提醒大家,国防情况是国家的最高机密,千万小可轻易泄露,造成被动。他说:“鱼不可脱于渊,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。”与这种防御体系有关,老子提出了后发制人的军事战略方针。如不先打第一枪,情况需要还可进行有目的的战略退却。

老子说:“吾不敢为主而为客,不敢进寸而退尺。”不先打第一枪,不主动侵犯他国,被迫而进行自卫,这就首先在道义上站得住脚,就会赢得舆论的支持,就会使自己的军队变成得道多助的正义之师。

六、大象无形,开以奇用兵之先河

老子不仅在理论上开以奇用兵之先河,他还深刻地提出大象无形、大音希声,生动形象地描绘出以奇用兵所可达到的神奇效果:我严阵以待,敌人不曾发现队列;我举起手臂,敌人以为兵从天降;我军所攻之处,如人无人之境;我军装备精良,并不见刀光剑影;我永立于不败之境,敌人的一切争斗力都无用武之地。

正如老子所说:“行无行,攘无臂,执无兵,扔无敌。”“人军不被甲兵。兕无所投其角,虎无所措其爪,兵无所容其刃。夫何故?以其无死地。”

七、沉着冷静,是每个军事将领必备的心理素质

老子不仅提出“后发制人”和“以奇用兵”的战略思想,他还认为,要想克敌制胜,军队将领必须具条良好的心理素质:沉着冷静、愤思善谋、视高见远、不急不怒。

老子说:“重为轻根,静为躁君。是以君子终日行不离辎重。虽有荣观,燕处超然。”又说:“善为士者不武,善战者不怒,善胜敌者不与,善用人者为之下。”老子在军事上倡导的“静为躁君”的思想,还含有以静制动、以逸待劳、以柔克刚的旨意。

至于“善战者不怒”的要求,那更是警世恒言,看一下人类战战争史,有多少将领吃了激将法的亏,决策为情绪所控制,不该应战的应战,不该出城的出城,不该进攻的进攻……结果是由主动变为被动,或损兵折将,或全军覆没。